郵件系統:
用戶名: 密碼:
2020年08月29日 星期六
位置: 首頁 》法學人物 》法界資訊 》人物在線
中國民法先生佟柔:每個學生就是我的一本活書

時間:2020-07-21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責任編輯:att

11.jpg

? ? ? ? 1987年春,中國人民大學法律系民法教研室青年教師與佟柔郊游合影。從左至右:賈林清、王利明、鄭立群、佟柔、楚建、龍翼飛、郭鋒。除賈林清外,余者都是佟柔的學生。圖/受訪者提供


中國民法先生佟柔

本刊記者/宋春丹

發于2020.7.20總第956期《中國新聞周刊》


????????1990年夏末,病危的佟柔在病房里一個一個念著他最得意的學生們的名字。

????????他對前來探望的多年好友、中國人民大學法學研究所所長王益英說,最好讓這些學生全部留校,如果有人不愿意就多做工作;法律系編制有限,留不下來的請王益英設法留在研究所,要讓他們組成一支精干的隊伍,將來成為國家民事立法的中堅力量。

????????佟柔從未擔任過重要行政職務,唯一擔任過的職務是中國人民大學民法教研室副主任;他也不愛著書立說,他說:“每個學生就是我的一本活書?!?/span>

????????佟柔的第一位博士研究生、中國人民大學常務副校長王利明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佟柔的獨到貢獻是在培養人才以及在對民法的宏觀研究上,可以說奠定了中國民法學的基礎和體系。正因如此,他被稱為“中國民法先生”。


沉默的堅守者


????????1950年10月,為快速培養師資,剛進校不久的王益英被選拔進了中國人民大學法律系第一屆研究生班。

????????佟柔也在這個班上學習,所不同的是,他在新中國成立前就已完成了法律本科教育。兩個月后,佟柔和趙中孚提前結束學業,被調進民法教研室,擔任蘇聯專家的助教。

????????那時,民法教育完全照搬蘇聯模式,使用的是翻譯的蘇聯民法教材。佟柔主講“民法基礎和對外貿易契約法律條件”。他曾在課上強調:“現在以學習蘇聯民法為主,但切切不要忘記早日建立中國民法體系?!?/span>

????????當時,新中國只有1950年頒布的《婚姻法》和1951年頒布的《懲治反革命條例》。人大法律系各教研室逐步開始調研編寫中國自己的法學講義。從1951年下半年起,民法教研室開設了民法、土地法、勞動法等課程。佟柔和趙中孚搭檔,主講民法。

????????1952年,王益英畢業,被分配到民法教研室。他發現,佟柔這時一心撲在了對中國民事立法的研究上。

????????1954年考入人大法律系的孫占升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那時的佟柔比較內向,上課按時上講臺,下課就走人,并不留下來與學生交流。但佟柔與由同學而師生再同事的王益英走得比較近。

????????佟柔告訴王益英,自己堅信隨著國家的經濟發展和繁榮,民事立法必將提上日程,為此應該做好各種準備。雖然舊中國的六法全書被全部廢除,但法律作為一種政治文化是值得學習的。他建議王益英去圖書館借閱民國著名法學家、中國第一部民法典起草人史尚寬的法學著作。

????????那時的民法教研室匯集了新中國最早一批民法開拓者,如東北大學出身的佟柔,朝陽大學出身的趙中孚、鄭立、關懷、王镕、田學成、陳逸云、唐世儒。民法教研室主任陳啟新是一位出身于廣東東江縱隊的老革命,也是一位有獨立見解的學者。人大法律系各教研室中,民法教研室在歷次政治運動中受沖擊最小,“反右”時只有民法教研室沒出一個右派。

????????王益英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佟柔在政治運動中沒有受到過大的沖擊,用朱熹的話來說,他是“內無妄想,外無妄動”。凡是遇到站隊,他很少明確發言,但他的沉默也是一種表態,在大是大非面前態度堅定。

????????對于1956年掀起的“法律萬能說”和后來的“法律無用論”,佟柔對王益英說,法律萬能說不科學,但法律無用論同樣不可取?!拔母铩睍r曾出現“砸爛公檢法”的口號,佟柔說,公檢法是國家機器的重要組成部分,造反派把自己的國家機器砸爛簡直無法無天。

????????1969年,中國人民大學被撤銷,佟柔和王益英隨全校教職工遷到江西余江縣干校。行前,民法教研室編纂的中國法學講義全部被處理,新中國最早的民法研究成果付諸東流。

????????1978年人大復校前夕,法律系教改被提上日程。有人提出“一條龍”方案,即將法理學、憲法學、民法學、刑法學、訴訟法學、法制史等匯集成一個專業,設置若干門課,大幅縮短課時。佟柔說,這只能是權宜之計,如果這樣下去,法律系就不要辦了,直接辦個法律培訓班好了。

????????江平曾在紀念佟柔的文章《新中國民法的發展與佟柔先生》中說,1957年至1978年,民法瀕臨消亡邊緣,佟柔是公認的少數堅守陣地者的代表?!皯摴陀^地說,建國47年來,民法和民法學在最困難的法律虛無主義橫行年代中,香火未絕,煙縷未斷,佟柔先生是起了主要作用的?!?/span>


寫“活書”


????????1980年,21歲的湖北財經學院(現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法律系大四學生王利明準備報考研究生。一天,他偶然從國際私法教授張仲伯處看到一本油印的《民法概論》,這是張仲伯的老師佟柔寄來的。

????????王利明是恢復高考后的首屆大學生。他回憶,那時法律被認為是“刀把子”,全無今日顯學的風光,法學書籍奇缺,乍讀到佟柔主撰的這本體系清晰、簡潔深入的《民法概論》,他覺得耳目一新。因張仲伯只借給他三天,他廢寢忘食,用三天三夜將整本十萬字抄下,也由此對民法產生了濃厚興趣,決定報考佟柔的研究生。

????????1981年夏,王利明如愿成為中國人民大學民法教研室首屆招收的四名研究生之一,日后成了公認的佟柔高足,也是佟柔門下的大師兄。

????????在佟柔位于人大林園4號樓的家里,王利明第一次見到了他。佟柔談起自己最近的研究成果,說商品經濟是人類經濟發展史上不可逾越的階段,也是中國未來經濟發展的必然趨勢。有人認為民法不能作用于經濟領域,這完全是對民法的曲解,民法就是規范商品經濟的法。

????????1982年6月,龍翼飛從吉林大學法律系本科畢業,考取了佟柔的民法學碩士研究生。他記得,佟柔的講義文稿字跡工整,引注布滿每一頁,引用文獻豐富,成為大家備課的范本。

????????1983年4月,西南政法學院民法學、刑法學期末考試成績全年級第一的郭鋒第一次見到了前來講學的佟柔。郭鋒報考了人大民法研究生,張序九教授因此將他引薦給了佟柔。

????????郭鋒家在川北農村,經濟困難,為了備考研究生兩年沒回家。佟柔回京后特地向人大研究生招生辦打了招呼,表示郭鋒資質優秀,可免于進京復試,他得以直接入學。他考慮,佟柔的學生中尚未有人研究商法,自己就來做第一人。在佟柔指導下,他開始把票據法、公司法和證券法作為研究方向。

????????郭鋒認為,佟柔最大的特點是對學術真理的執著,他是沒有行政職務的純學者,更推崇學術自由和學術民主,有很深的民法情結。他提出的“民法是調整平等主體之間的商品關系的”曾遭很多人反對,但他不改其志。一段時期內,他是唯一堅持“大民法”觀的學者。

????????1984年,人大法學院在學制三年的導師制研究生之外又開設了學制兩年的民法研究生班,招收10余人,西南政法學院畢業生張新寶成為這一屆的新生。

????????張新寶對《中國新聞周刊》回憶,佟柔曾跟他談起圍棋的“打入”,即在對方已成空或將要成空的地方投入自己的棋子,目的要么是就地做活,要么是自如地撤出并破掉對方的地盤。提出一個新的學術觀點,就很像“打入”。因為新觀點往往是對已有理論的挑戰,是要爭奪別人的地盤,所以在提出新觀點之前就應該考慮是否能站得住腳。

????????晚年,佟柔幾乎把所有精力都用于教書育人。他認為著書立說不是最大的財富,因為一個人能寫的書是有限的,人才才是最大的財富,將來每個人都能寫書。

????????校園里,佟柔總是身穿一件略有褶皺的中山裝,左手拿一個保溫杯,右手提著裝有講稿的文件包,滿頭白發,走起路來稍微駝背。他愛抽兩三毛錢一包的八達嶺香煙和天壇牌雪茄,喝散裝粗茶,平常吃得最多的是老北京炸醬面。

????????郭鋒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那時凡是想搞學術的民法研究生,來北京都要拜訪佟柔,不然就覺得學業不完整,這在當時的中國民法學界沒有第二人。

????????佟柔從不拒學生于門外,家里門庭若市,來訪者絡繹不絕,被戲稱為“茶館”。15平方米的臥室也是他的書房兼會客室,書架上擺滿了書,加上床和寫字臺,房間里沒剩下多少空間,訪客超過5人就沒了下腳之處。一個陳舊的沙發,因坐過的人太多彈簧都鉆了出來。夫人偶有抱怨,佟柔總是笑吟“斯是陋室,唯吾德馨”。

????????1985年底,佟柔邀請社科院法學研究所民法研究室研究員謝懷栻來為研究生講資本主義國家民商法課。謝懷栻在民國時期就是著名的“民法三杰”,1957年被劃為極右分子,后平反。他告訴佟柔,自己不能完全按照正統的講法去講,甚至與佟柔主編的統編教材的觀點可能也有不同,佟柔表示完全沒有問題。

????????講課結束那天,佟柔特地請謝懷栻來家中,說他這次的講課打破了學術研究上的僵化空氣,讓學生們呼吸到新鮮空氣,自己很高興。

????????佟柔一直強調,民法是一個整體,一個人一輩子只研究民法中的幾個問題是不夠的,不可能有體系,也難以有深度。王利明畢業后留校任教,佟柔要求他把民法從頭到尾講一遍,甚至講幾遍。因此,王利明給人大法律系83級、84級和85級本科生講民法,一個人從頭到尾講了三年,后來才由幾位老師合講。?

????????王利明剛開始上課時,佟柔把自己的手稿、教案都提供給他作為參考。最初,王利明的講稿佟柔都會仔細批閱,跟他談重點應當講哪幾部分,怎樣在45分鐘之內把道理講透徹講清楚。他還悄悄坐在角落里聽王利明講課,課后跟他討論。

????????佟柔一再告訴王利明,教師絕對不能知識私有,對學生傳授知識一定要傾囊傳授,不能夠留一手。他說,舊中國師傅帶徒弟有個說法是“教會徒弟、餓死師傅”,當老師的絕對不能這么想,要鼓勵學生超過老師。他批評院里有些老師從國外找了點資料生怕被學生看到。他家里的任何資料和書,學生都可以隨時借取。

????????佟柔還強調,老師不能上完課拍拍屁股就走了,應當及時答疑解惑。王利明讀研時住在五樓,樓里沒有電梯,也沒有電話,每次上完課佟柔都會爬樓上來,讓他談學習體會,耐心解答他的疑問。

22.jpg

????????1959年,中國人民大學法律系民法教研室歡送室主任陳啟新,在天安門前合影。前排左起:鄭立、李景森、劉素萍、趙中孚;后排左起:佟柔、楊大文、郭壽康、陳啟新、唐世儒、王益英。圖/受訪者提供


民法與經濟法論爭


????????1978年人大復校后,佟柔一有機會就會大力呼吁要制定民法典。

????????80年代前期,著名的民法和經濟法大論戰掀起。不少中國學者主張在中國搞“大經濟法”,一時間全國各高校涌現出無數經濟法系和經濟法專業,大有取代民商法之勢。

????????佟柔請當時擔任人民大學蘇聯東歐研究所所長的王益英幫忙了解一下蘇聯學界的觀點。王益英查閱了資料,向佟柔推薦了學術觀點對立的《蘇聯經濟法教程》和拉普捷夫的《經濟法學》。佟柔看后,明確同意前者的思想,認為后者的“大經濟法”觀點是以計劃經濟為背景的。

????????1985年,佟柔受中國法學會委托,籌建中國法學會民法學經濟法學研究會。王益英勸佟柔三思,因為把民法和經濟法置于同一研究會,將來發生爭論很難處理。佟柔說,民法和經濟法本是同根生,不存在水火不容的問題,二者應該交匯融合,發揮各自優勢。

????????1985年6月,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召開了一系列民法典座談會。鑒于制定民法典的條件尚不成熟,立法機關決定先行制定《民法通則》,成立《民法通則》起草專家咨詢小組,邀請佟柔擔任主要起草人。佟柔異常興奮,他說:“人的一生中很少有這樣好的機會報效國家,有此努力和經歷,此生無憾?!?/span>


????????此后,佟柔常帶王利明、郭鋒、張新寶等學生去人民大會堂聽取專家們關于起草《民法通則》的討論。張新寶說,這無異于一場實實在在的大練兵。

????????在佟柔的布置下,張新寶搜集了主要國家在民事立法方面的典型規定,做成手抄卡片。郭鋒常騎自行車往返于法工委領導和參與起草的專家家里,傳遞資料、信息。

????????王利明當時留校不久,佟柔把他當做主要助手。那段時間佟柔經常早出晚歸,晚上回來就托人帶信找王利明。

????????當時爭論最大的是第二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調整平等主體的公民之間、法人之間、公民和法人之間的財產關系和人身關系?!睂τ谝灰帷捌降戎黧w”,佟柔要王利明專門做研究。王利明建議,民法只調整橫向(即平等主體之間)的經濟關系,縱向的經濟管理關系由經濟法去調整。佟柔要他把這一觀點整理成文,自己花錢復印了十幾份發給參會專家,堅持要寫進“平等主體”這一表述。最后,佟柔的意見被采納了,民法和經濟法的關系也基本厘清。

????????王利明說,民法所強調的“平等主體”是市場經濟思想的體現,如果當時立法采納一些人主張的“縱橫統一經濟法說”,那很可能會影響中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法治的建立和發展。

????????《民法通則》通過后,佟柔興奮得熱淚盈眶,說:“中國總算有了自己的民法?!贝撕笠欢螘r間,他應邀到全國各地以及日本、美國宣講《民法通則》。那是他生命中忙碌而又快樂的一段時光。

????????在佟柔的指導下,龍翼飛和父親龍斯榮共同撰寫完成了《民法通則釋義》。

????????1956年,龍斯榮成為人大首批經統一考試入學的本科生,后留校讀研。龍斯榮和龍翼飛父子二人都成為佟柔的研究生,也都成為人大法學院教授,留下一段佳話。

????????父子二人合著的《民法通則釋義》完成后,佟柔仔細審閱了全稿,提出了多處修改建議,并親筆題寫了書名。至今,這本書還擺放在龍翼飛辦公室書柜中的顯要位置。


“高法班”


????????1988年秋,最高人民法院所屬的中國高級法官培訓中心創辦了高級法官班,通過全國法院系統公開考試篩選出了50名民法生、50名經濟法生。這是改革開放以來法官隊伍建設史上一件大事。

????????其中,民法班是與民法教研力量雄厚的中國人民大學法律系合作的,入班的50名高級法官基本都是各地中、高級法院主管民事審判的院庭領導。班主任由最高法委派,副班主任由王利明擔任,主講人以佟柔為首。

????????王利明回憶,佟柔很重視高法班,在課程設計上強調,一是要系統傳授民法理論,二是要結合實踐,第三要多展開討論。他在每節課前都要重新備課,說每次上課根據不同對象要有所側重,不能一篇講稿講到底,那是對學生不負責任。他還大膽起用年輕人,讓當時年僅26歲的講師郭鋒給高法班新開了票據法課。

????????時任吉林省通化市中級人民法院常務副院長楊立新是因佟柔而下決心考進高法班的。他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他1984年曾在中國政法大學進修學院學習法律,當時大家只知道佟柔是起草《民法通則》的首席專家、民法統編教材的主編,等佟柔給他們上了第一課之后,大家才真正把佟柔奉為解決民事審判疑難問題的“神明”,遇到什么難題都集中起來,等他上課的時候提出來,而佟柔都會給他們一個精彩的回答?!鞍凑战裉斓恼f法,中國政法大學進修學院出來的學員都是‘佟迷’?!?/span>

????????當時楊立新對侵權行為法的研究已經有了一些成果,因此佟柔對他的學習和研究特別重視,他也經常到佟柔家中請教。在佟柔的鼓勵下,他在學習之余出版了《侵權損害賠償》專著,又寫出了《侵權特別法通論》專著的初稿。

????????時任北京市西城區法院副院長蔣志培也是“追”著佟柔來的。

????????1979年,他從北大荒回京,趕上了公檢法機關的恢復和重建,經過社會公開招考進入北京市西城區法院,在民庭做書記員。當時民事只有一部《婚姻法》,辦案主要靠民事司法政策,法學理論受蘇聯影響很大,在改革開放初的社會轉型期,特別是涉及商品經濟新變化時,辦案常處于無法可依、無章可循的狀態。蔣志培迫切地尋找著學習渠道。

????????一次他聽說佟柔在人民大學有公開講座。那是一個初冬的下午,他從北京西城騎自行車趕去位于海淀的人大“追風”。教室里、走廊里都擠滿了人,有學生、學者,也有像他這樣渴求著法學知識的法官、檢察官和律師等。人們席地而坐,那本油印的《民法概論》被傳來傳去。

????????佟柔坐在一張講桌后面,沒有高臺,一身布衣,如一位慈祥睿智的老者向弟子們娓娓而談。新鮮又高深難懂的法律概念,被他聯系當時的落實政策、征遷建設等社會熱點,講得清晰生動。

????????“他說,現在國家發展商品經濟,必須要有適應它的發展的民法。這樣才能保護公民、法人等各主體的民事權利,規制和養育誠信與和諧的市場和社會?!笔Y志培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在佟柔的描述下,民法作為商品經濟基本法,突破了傳統民事“婆婆媽媽”的狹小領域,如同航船鼓滿風帆駛進大海,蔣志培等聽得如醉如癡。

????????在高法班學習期間,蔣志培和同學們經常就司法實踐中的難題向佟柔請教。如當時中央一些部委搞拆遷發生補償款糾紛,此時國家機關和普通群眾是否是平等主體?佟柔說,執政黨在執政時是領導者,代表人民行使權力,而處于民事糾紛時就與普通群眾一樣是平等的民事主體,否則用職權拆遷就根本不用打官司了。

????????一年后,首屆高法班結業。民法班的50名學員日后大多擔任了較高的職務,并成為民事審判專家、民法學專家,有的成為民法典立法參與者。如楊立新后來成為最高檢檢委會委員、民事行政檢察廳廳長,蔣志培后來擔任了最高法審委會委員、民事審判第三庭(知識產權庭)庭長。這個班因此有了“黃埔一期”之美稱。


“要堅信法治是中國的必由之路”


????????1989年8月,佟柔痰中帶血,因工作繁忙沒有及時就醫。11月,他去西南政法學院參加了中國法學會民法經濟法學研究會年會,又去武漢講學,回北京即被確診為肺癌晚期。全國很多民法學人都趕到醫院探望。

????????一次,郭鋒陪佟柔散步,佟柔說:“你看宇宙浩渺,每當我抬頭仰望星空,就感到一個人是多么的渺小。人走了之后,也不外乎化作宇宙中的一粒塵染,何必為人世間的功名利祿而過于煩惱?”

????????這一年,王利明正在美國學習,病重的佟柔打了幾次電話催他趕緊回國,完成民法博士論文答辯。佟柔剛做完手術,堅持抱病參加了王利明的論文答辯,王利明成為新中國第一位民法學博士。

????????佟柔住院時,王利明陪床幾個星期,天天陪他聊天。佟柔跟他講了很多過去的事。王利明覺得,佟柔一生對于過往的恩怨看得很淡。在政治運動中,他被人貼大字報、被人歪曲事實進行批判,他全都予以原諒。

????????1990年春節后,張新寶等去病房看望佟柔,那時他剛做過腫瘤切除手術,很虛弱,但精神很好,眼神有光。不久后,張新寶去陜西下鄉。沒想到,那是他與佟柔的最后一面。

????????臨終前,佟柔最放心不下的是觀點“激進”的郭鋒。他擔心郭鋒所推崇的股份制推行會造成私有制泛濫,但郭鋒認為國有企業股份化是好事,師生倆經常就此展開辯論。最后一次在病房見面時,佟柔囑咐郭鋒,安心搞學術和教育,經常給家里寫信問候。

????????1990年9月15日,佟柔去世前一天下午,王利明突然感到心神不寧,焦躁不安,就輾轉兩個半小時來到位于通州的醫院,發現佟柔的病情惡化了。見到王利明,佟柔很高興,還坐了起來與他斷斷續續談了將近一小時。

????????佟柔說,中國未來一定要大力發展商品經濟,也一定需要民法,要堅信法治是中國的必由之路。他勉勵王利明,不論今后遇到多大困難,都要堅定地在民法學研究道路上走下去,不管有多大誘惑,都不要放棄治學育人的崗位。

????????第二天,佟柔去世。

????????王利明實現了對佟柔的臨終承諾,雖然有各種當官、做一把手的機會,但他一直沒有離開中國人民大學,沒有離開過講壇。2014年,他就任中國人民大學常務副校長。如今,他帶出的碩士、博士生已逾百名。

????????龍翼飛先后擔任過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民商法教研室主任、法學院副院長、律師學院執行院長,2007年獲國家教育部頒發的國家級“教學名師”稱號。

????????張新寶從中國人民大學畢業時,由于種種波折未能如愿進入高校從教,轉而分配到社科院《法學研究》雜志工作了16年。2002年,他就任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在講臺上,他時常會閃回當年佟柔上課的模樣。不同的是,張新寶不抽煙,不帶茶杯,而是帶一瓶礦泉水,做一個漂亮的PPT。

????????郭鋒從1986年9月開始在中國人民大學留校執教,并在國內高校率先開設票據法、公司法、證券法三門課程?,F在,銀行、證券業很多從業人員都是他的學生。2014年5月,他從中央財經大學法學院院長任上調到最高法,擔任研究室副主任,主要負責司法解釋管理、案例指導和民事審判業務指導。

????????2015年3月,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牽頭,成立了“民法典編纂工作協調小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國務院法制辦公室、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法學會派人參加。郭鋒代表最高法參加,張新寶代表中國法學會參加。王利明擔任了中國法學會民法典編纂項目領導小組副組長,龍翼飛是婚姻家庭編牽頭人之一。

????????2020年5月,中國《民法典》正式頒行。龍翼飛來到中國人民大學明德法學樓6層的國際學術報告廳前,向安放在這里的佟柔塑像深深鞠躬,把這個消息報告給了他。


吉林快5

全文
搜索

關注
微信

關注官方微信

關注
微博

關注官方微博

網絡
信箱